路 寒

等待与邂逅,都是宿命式的凄凉。

出个门容易吗

无题

夜深人静的时候读廖一梅。

她写道:“你已经不能像年轻时那样勇敢地说,爱你,是我做过最好的事情。因为你能分辨出这爱中有多少曲折和细密的心思。”

想起我高一的时候读她,背过一句话。“感情如同滩水,一粒沙子落进水里也会改变水位,尽管他看起来平静依旧——最单纯的感情也有它深不可测的一面。”

身边陆陆续续有朋友结婚了,常常忍不住在婚礼上哭。当两个人互赠戒指,许下誓言的那一刻,你很难不相信爱情是动人的。但这只是一面。另一面是那些只有两个人的时候,作为朋友,你听过的抱怨和不忠。虽然那一刻全都忘记了,但在以后的日子里,也会偶尔想起。

我有时候挺不能理解爱情的。
到底那些咒骂和不忠是真实的,还是那些拥抱和亲吻更有力量。

就像年轻的时候,固执的相信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一加一等于二。比如我们俩之间,能存在的也只有你很爱我和你不爱我。直到我走出来这么远,喜欢了很多个人,也被很多个人喜欢过之后才发现,数学太简单了,人类却难以概括。

看起来下一刻就要分手的情侣,走向了婚姻的殿堂,而那些许下过誓死不分离的诺言的人们,也可能早早就离散在了风里。

两个人之间曲折和细密的心思好像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。

坦然接受了大部分时间,人和人也只有一段路可以走。我感激遇到过你,以后也会仔细的和别人牵手,至于那些经历,回头再看都不算是太糟糕的事。

可我还是抱有侥幸,最后这句话是说给你听的。

“爱你,是我做过最好的事情”。哪怕也有过百转千回,哪怕我也怯懦迟疑过,只要最后的答案里有你,我就愿意相信。

等待与邂逅,都是宿命式的凄凉。

把家栽在远方
再把远方过成家


——大理洱海.云栖客栈宣传片

A:请用一句话形容急诊科受医院重视程度。
B:连免费WIFI都照射不到的地方。

明天有点辛苦了